北京赛车pk10平台,北京赛车pk10记录,北京赛车pk10历史,北京市赛车开奖结果,北京赛车杀号表,北京赛车如何玩 - 【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历史记录平台官网】

移动圈潜规则 北京手游商务被灌醉后遭性侵

时间:2018-06-20 19:39来源:未知 点击:
这篇文章主人公是一位奋斗在帝都移动圈的小姑娘。我使用第一人称来叙写她的真实世界。内容编写后,已经经过小伙伴同意可以公开。 我还是想说,一切都会过去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加油! 我其实不喜欢北京这座城市,也不是说我喜欢上海或者厦门,不是因为雾

这篇文章主人公是一位奋斗在帝都移动圈的小姑娘。我使用第一人称来叙写她的真实世界。内容编写后,已经经过小伙伴同意可以公开。我还是想说,一切都会过去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加油!

我其实不喜欢北京这座城市,也不是说我喜欢上海或者厦门,不是因为雾霾,也不是因为房价或者其他外在因素,只是没有归属感。很多人说北京是他的第二个家,来这里有一种归属感。我知道那是骗人的,不过是在这里生活时间久了,对周围事物的熟悉,错以为这里有一种归属感。

比如大家常说:我在北京待10年了,这里有我很多的好朋友,有我喜欢的后海,国贸,西单等等,还有我挥洒完的青春,大街小巷充斥着的京话让我离开时就很想念,还有……

这些话,我曾经也给一个远在厦门的朋友说过,但我知道,这些话也就是说给别人听,自欺欺人的骗骗自己而已。  这其实不是归属感,因为这里没有我的童年,我熟悉的街道与人文气息也是10年前或者20年前生我养我的地方,无论那个地方有多贫穷与落后,我都不能对其嗤之以鼻。

我无论感染了这座城市怎么样的病毒,虚荣也好,骄傲也罢,装腔作势小资也行,但我的灵魂深处透露出的,永远都会有一种来自归根地的淳朴。我知道这些假都不是发自内心的。都是为了生存,为了自己能过的更好。

在漫长的京城生活下,我面具戴的越来越多,大人常说,你以后会被这个社会磨的很圆滑,我起初不信,现在,我信了,经过世俗的洗礼,棱棱角角都被刷平,我能忍受同租人不冲厕所的陋习,我能见10种人说10种话,我甚至能为了自己的利益,出卖自己的肉体。说到这儿让大家看笑话了,但我想真实的面对自己,所以我不介意让大家知道我的过去。

都说女孩子要洁身自好,我也是出身于一个保守的家庭,有着严格的家教。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肉体换来一份薪水。我清楚的记得那晚从酒店出来的场景,一个人走在人烟稀少的马路上,都凌晨3点钟了,过往的车辆里时不时会有人问我去哪要不要搭车。我都摇摇头继续走,后来我不知不觉走到了后海,那是我被灌醉的地方,此时这里几乎已经没有人了,多亏这是一个夏天,我不会被冻的神志不清而跳湖自尽。  5个小时前,为了工作,我被合作方邀请到这里来喝酒,大家都喝得晕晕乎乎的时候,合作方借酒搂着我说,你今晚陪我吧,你之后的事情全部包我身上。虽然我神志清醒,但头脑发热,就稀里糊涂的说,好,我陪你,但就是陪你,什么事也不做。

他很开心的亲了我下。我厌烦的躲了下。随后去宾馆的路上我想反悔,但那时真的已经醉了,整个人天旋地转的,思维反应极其的慢,就这样被他带到了宾馆,当然我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时,我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……  我原本是不会喝酒的,但自从做了这份需要跟人打交道的工作后,我慢慢学会了,起初只是啤酒,后来尝试鸡尾酒,再后来就是什么酒都开始喝了。谈事情时我一股脑敬酒一圈儿已经是家常便饭,喝吐了不知道多少次,每次出差我都能倒在宾馆的马桶吐一宿。

严重的时候,我都可以打着吊瓶回京。回去一病少则4、5天,多则半个月都有。整天药不离手,还要按时去上班,老板不会因为你生病而怜惜你,只要这个案子没有拿下,我就没有休息之日。

朋友说你干嘛不换份工作,我只是笑笑。她们不处于这个行业,当然不知道,换到哪家公司,做这个职位,这些都是一样的。

每次生病时,我都痛苦难耐,躺在床上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,尤其深秋北京还没供暖的时候,我就感觉自己像躺在停尸房里一样,说不定我一闭眼,就见阎王爷爷了。

此时多想我的妈妈爸爸,有他们在身边,我都不会感觉自己如此的凄凉。此时此刻,我就想起我跟朋友炫耀说北京有我归属感的场景。这样归属感的讽刺,侵袭着我整个身躯。

每次回家妈妈就心疼的说,怎么又瘦了,是不是又不好好吃饭。我当然嬉皮笑脸的说我减肥云云啦。爸爸就会说,还减肥,再减三级风都能刮跑。我当然是呵呵呵。妈妈都会给我熬汤,做我喜欢吃的,吃到我吐为止,妈妈总会试探的问,让我陪你去北京吧,给你做饭,好歹也不用这么委屈自己啊。我说妈没事,我这不挺好的嘛。

我能说什么呢?难道让我妈跟我去北京,看我经常晚归,有时还沾满烟味与酒气吗?那我妈不打断我的腿在家养着我才怪。

回家乡,跟我的发小聊起来,她会羡慕我的工资高,生活在繁华大城市,还能天南海北的去玩。她其实不知道我的工资一半献给房租,一半献给应酬,一半定期给爸爸妈妈买点吃的穿的,给他们钱他们才不会要,所剩无几的就是自己去装个B喝个咖啡看场话剧什么的。也不枉在大城市待过,你说是吧。呵呵。

说到交男朋友。我现在真的没时间,本来有一个,我频繁的应酬,晚归,出差,男朋友一开始很理解,但后来觉得这样不好,我知道他是为我好,但我不做这个,能做什么?文职工资低,其他我不懂,想学点东西,再找工作,但又不想跟家里人要钱,因为这样爸妈肯定认为我在外面过的不好,我只能先硬着头皮做这个,一直安慰男朋友说,慢慢会好的。

男朋友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没用,连自己的女朋友都养不起。其实这话我不爱听,我喜欢钱,我也喜欢有钱的男人,这些,我脱不了俗,但真正对你好的男人,钱能做到吗?可就是我认为这个眼前一直对我很好的男人,最终还是离开了我。

就是那晚上的一夜情之后,男朋友找了我一个晚上,我回去已经天亮了,他坐在门口等我,看到我回来,扶我进房间,帮我洗澡,然后满了早饭喂我吃。

然后哄我睡觉,期间还一直关心我累不累什么的,但只字未问我昨晚去哪了。等我醒来后,房间空了一半,只留下一张信。这张信能写什么,你们猜也猜得到。

我感谢妈妈给了我一个漂亮的脸蛋,所以身边总有男人来示爱,我心里知道,他们不是爱我,不是喜欢我,是想先上了我。我不傻,那些花言巧语不用编织的如此生动美丽。在这眼花缭乱的世界中,你该如何去分辨到底谁真的爱你?真的很难。

公司离家不远,坐车两站路,走路20多分钟,早上我都是坐车去,晚上我大多数走回去,经常因为加班回去的很晚,路上稀稀拉拉没几个人。有时候也是我自己想加班,因为我不知道下班后,我能去哪。我想这是我唯一能思考的时间,其实我也不知道能思考什么,但回家面对空荡荡的家,我更什么都无法思考,有时候我能坐在床上发呆好长时间,然后一下子像惊醒一样去洗漱睡觉。躺在床上有时候睡不着,就翻手机,想找个人聊天,但翻了一圈不知道发给谁,不是我没有朋友,只是很多朋友都是因为工作里的利益关系牵在一条线上的。

也不是我多虑,因为刚入行的时候,遇到一个对我特好的姐妹儿,无话不说无话不谈,随时都可以出来玩。我以为我找到了一个新的闺蜜,可当她离开这家公司后,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,有时候打个电话,她都感觉很不耐烦。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真的不知道。后来,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我真的不敢相信,一个我认为的闺蜜,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没有了。后来才慢慢知道,这些都不过是利益链下的产物罢了。

后来慢慢的,我话都少了。即使朋友之间,我说的话也无足轻重,我不想再把一个赤裸裸的自己展现给别人看,到最后只是让别人一场笑话。当然我不能因此而觉得世界很灰暗,毕竟每个人都没有每个人的生活,我也一样。

北京这座城市的阳光很少,走在人群当中,遇到的笑容也很少。我想上海广州深圳也是一样,因为我们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,每天奔波在工作、应酬的路上,出去的笑容堆满整个脸,笑的跟空姐一样,都不知道自己是在笑。忍受着被短信骚扰,酒桌被吃豆腐,没有像样的生活当中,然后我告诉你北京有我的归属感,你信吗?

或许有人会问我,不是也有买车买房结婚生子的吗?恩,是的,我承认这样的人还是有,但他们是如何熬到今天的地步的,我真的不知道,但他们最开始,一定也是像我这样,忍受着一切,努力让自己慢慢变好。

他们不为人知的经历,他们不说,你怎么会知道。你们只看到了她光鲜亮丽的一面,背后的痛苦,岂是别人可以想象的。结婚的离婚,生子的头疼落户学校等等事情,你没有经历过,怎么会知道他们如鱼得水呢?

我想有一天,我会离开北京,去哪我不知道,但不回去生我养我的地方,没有父母陪伴的地方,即使我在世界另一头生根发芽,我也永远不会有归属感。没有什么记忆比牙牙学语到懵懂年龄时期的种种烙在心里更深。

我想有一个人地方,有我的朋友,有我的家人,有我熟悉的味道,有一个温暖阳光的午后,有一个惬意的周末,有一个疼自己爱自己的人,每个人的脸上的笑容都是真实的,也许足够了。这就是我所能感知的世界。

相关文章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内容
推荐内容